维他柠檬茶

带回去 藏起来
备考 暂退

EDG确实牛逼,但是有些傻逼更牛逼,别对号入座,谢谢。

中秋快乐★

惟愿我喜欢的两个男孩平安喜乐 一生顺遂


(占山为王)把王某甜小朋友宠上天(11)



“嗯……还是叫狗崽崽吧,其实什么都行,别叫小朋友。”


“你没得挑,”哥哥说,“叫你什么你都得受着。”


“哼哼,人家来找你累都累死了也不说哄哄人家,肖战你真的一把子直男。”


“直男有什么不好吗你告诉我?你不是也号称直男吗,我直男怎么了?”


“呼……”王一宝嘴嘴一噘,“我可以直男,但是,你不行。”


“可闭嘴吧你,好好的不呆在家里非要过来一趟,怎么,监视我啊?”


“我,你,我哪有啊我就来看一下你,能怎么啊,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别把我想那么那啥,我就出来转转顺便。”


“哦,随便就随便到这来了?”肖战一直在憋笑。


“你不拆我台会死woc,你好烦呐,反正我就是路过。”


“行行行,路过就路过,看把孩子给尬得。”哥哥眼睛里的笑意都掩不住了,笑得像个千年老狐狸。


“孩子??我要给你消音,谁是孩子了?我王一博二十好几了谢谢。”


“你没有二十几岁人的样子好吗,待会我给你个心理测试做做。”


“那不准吧。”


“专业测试,你就说你不想测。”


“测的时候我可以撒谎啊,不按我的想法去填。”


“不讲武德。打车滚,快点。”


“就小了一点点,就一点点。你妈的我不管,我是年下攻,肖战你欺负我我不服。”


“不服滚远点,明明年上才是攻。”


“年下!”


“年上年上年上年上,你王一博不配。”


“我就要年下年下年下年下年下年下!”


“滚滚滚滚滚,不听你瞎逼逼,你说话像个屁,”哥哥疯狂翻白眼,“你好像有那个大病,我年纪大我说了算,臭屁小孩滚远点。”


“不行,我就要年下,啊啊啊年下啊年下,年下永远的神行不行,我哭哭,你不哄我我哭哭给你看。”


呵呵,卖起萌来有一套,小东西。(肖式无语)


王一宝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哥,委屈得跟朵小蘑菇似的。肖战伸手顺了顺他的呆毛,“雨下小了,这些东西回家再说。”


“不嘛我不想,我要做攻嘿嘿。”


“你脑子里怎么全是这些东西,王一博你不长那张嘴该多好啊,可惜长了。”


“我随口一说你干嘛认真啊,难道你也认同我说的,爱你嘻嘻嘻……”


“别他妈丢人了,丢人丢在这,我天,跟你在一起无时无刻都在丢人,艹,王耶啵你稍微管理一下你自己。”


“不不不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我只知道胜者为王,我不会退让的。”


肖战“唉”了一声,眉目间有了愁色:“那我只知道我唯一的单独时间都被你占用了,小兔崽子,我也需要个人空间。”


“你就是不想见我,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有多孤独,你不知道,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只关心你自己,你只在乎你自己,爷哭了……”


“假,好他妈假,少逼逼,回家了。”肖战把王一博从座位上拽起来,“你贴我贴这么紧我刚刚热死了,一直没好意思说。”


“伦家就想贴着你嘛,有问题吗?你这个没感情的男人,啵啵要抱紧紧啦。”


“好家伙,被你整yue了。”肖式路人嫌弃,“你能不有点出息啊你,你回团去抱你UNIQ那些哥哥去吧,爷肖战不奉陪。”


王耶啵:??这是又抽的哪根筋。


“干嘛阴阳怪气的,你又不是没有团,又不是跟他们关系没好过,肖战你别那么双标啊。”


“我双标了么,我没有,我说的事实,你知道今天b站给我推的什么视频吗,博翰世初,”哥哥龇起兔牙斜楞他,“那叫一个甜,我都忍不住柠檬了呢~酸死了耶……”


(省略一万字阴阳怪气)


“我日,你又不是没看过,你上次就偷偷看了,”现在轮到他王一博无语了,“我怀疑你在无中生有耶,老年人也是讲点武德的好你和彭楚粤不也……”


“别胡说啊,我俩没你俩亲密。”兔子充分展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哈哈哈哈哈哈。


“我俩很纯洁,你俩就不知道了。”王一博已经做好了被哥哥打的准备才这么说的,只不过他的邪笑都咧到耳根子去了。


滑天下之大稽。


“你又知道了?你又知道了王一博?”肖式警告让某人有一丢丢心虚,但是他还是很勇。


“唉,毕竟我也是看过动图的人~谁也不要说谁好嘛。”


“动图?黑粉发过的?”


“满天飞啦,我还偷偷存了,呜呜呜人家当时吃了好长时间的醋你都没心疼一下人家,你果然不是人。”


“王一博你好绿茶啊王一博,姑苏小绿茶呀王一博,我宁愿在我身边的人是蓝忘机不是你。”


蓝忘机,蓝忘机,怎么又是蓝忘机!


这句话扎心了,“闻鸡色变”的某人这会是真不太高兴了,奶膘都瘪了下去。


“我确实没有蓝忘机那么好,所以,你其实没那么喜欢我对吧?”


他发出这个疑问的时候,哥哥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在他心里,蓝忘机一直是一个死结。


“……对不起啊啵啵,我不是故意说的,你就当我……真的对不起,宝宝,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宝。”


“难不成你还有二宝三宝啊?”王一啵占了优势开始蹬鼻子上脸,“花心大渣男,看透你了。”


兔子占了下风,只能让着自己任性的小狮子,他可是他的全世界,他但凡有一点不开心也会牵动他的情绪。


哥哥主动牵了啵的爪:“宝宝我回去哄你,你吃自己的醋干嘛鸭,你看看你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……超级可爱?”


王耶啵内心:他夸我可爱了呜呜呜我不生气了我好感动我又爱了,我的爱情回来了,哥哥果然是爱我的最疼我,哥哥天下第一好没有人能配得上我哥只有我……


家人们 印 象 有 无

上课时候无聊写的

我博肖必须是真的!!哥哥弟弟yyds!!

(占山为王)把王某甜小朋友宠上天(10)



王甜甜到健身房楼下,裤腿被雨沾湿了几分,还有袖口,但是这毫不影响他王大爷的帅气。


好男人,就是他,王一博。


健身房总共两层,以他的眼力在门口看一眼就知道哥哥在不在了,一楼他看了,没有,哥哥肯定在二层啦。


地上很多水渍,他怕滑倒只能慢慢走,从楼下下来几个肌肉男,其中一个叼着烟头看了他一眼跟剩下的人说:“这年头小白脸也来健身房健身了?”


他什么时候是小白脸了,肌肉多了不起?四肢发达头脑简单。


小狮子的小脾气被挑衅起来了,不过为了不闹事,王一博只是瞪了他一眼,继续上楼。男人揪住了他运动衫的帽子:“臭小子,你他娘的瞪谁呢?”


王一博不想理他,甩开帽子,男人彻底被激怒,把他硬生生拽到自己面前:“反了你了?敢不跟老子说话?”


“您有病吗?”


“刚刚瞪老子的不是你?”


“说我小白脸的不是您?”王一博被气笑了,看来这场battle是阻止不了的了,这男人有什么大病吧。


剩下那几个男人见形势不对纷纷劝阻。


“你跟一个小屁孩计较什么?”


“就是就是,别跟小孩计较啊,一看也就二十刚出头,不懂事。”


“你先说他小白脸人家肯定不高兴,别这样啊于赢。”


“赶紧走吧,待会还要吃晚饭呢,美团都没订,消消气,孩子又没惹你。”


叫于赢的男人撒开手,王一博重心不稳,还好扶住了后头的墙。真晦气,本来高高兴兴来接哥哥,没想到就遇到傻逼了。


“老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些小白脸,连个男人样也没有,跟个娘们似的,丢人。”于赢有补上这一句,王一博其实已经很气了,但是为了不给哥哥惹事他还是选择咽下。他骄傲了多少年,第一次被人说像个娘们,心里多少很不爽,非常不爽。


小不忍则坏大事。


他被气得奶膘都鼓起来了,对方很满意他的反应:“气吗?气就对了,健身房不是你们这种娘不拉几小男孩来的地方。”


“跟你没关系,还有,我不是小孩。”


生气时的王一博嗓音清冷,几个人都感觉到了低气压。几个男人在事件发酵成打斗之前把于赢拽走了,可惜他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。王一博赶紧甩掉他上了楼,前台问他要不要办卡,他瞪了前台一眼,把人家小姑娘吓得赶紧闭了嘴。笑死,他凶人的时候,小奶狗秒变小狼狗有没有。


哥哥在房间尽头的椅子上休息,他锻炼得出了不少汗,汗珠顺着下颌滴下,黑色紧身背心显得身材更好,性感又禁欲。


果然“妖精”这个绰号不是瞎起的,他的魅力让直男都分分钟上瘾,反正他可馋可馋了,像小时候馋吃不到的饭菜,只能闻闻味道。某啵舔了舔嘴唇,坏心情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有哥哥在他就开心,嘿嘿,哥哥就是快乐源泉。


肖战注意到了他,有点小惊讶,心里寻思这小孩怎么就来找他了,很秃然。


坐在哥哥旁边的男人还给王耶啵腾出一个位置,这哥们很懂,其实可能他俩的关系别人一看就能看出来吧,那么明显。


王耶啵开开心心地一坐,拿起毛巾给哥哥擦汗,本来挺正常一个动作结果搞得暧昧无比,其他人的表情跟吃了大碗狗粮一样,噎得慌,咽不下又吐不出那种。


他正要跟他哥吐槽一下刚刚那个于赢,结果哥哥说:“我晾晾汗咱们就回去,教练提前走了,说是有事。”


“哦。”


哥哥调笑他:“你也是辛苦了,还来接接我。”


不辛苦不辛苦,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星球。王耶啵的痴汉笑看起来很傻,哥哥戳了戳他的小奶膘,其余人都撇起了嘴。在健身房都躲不过吃狗粮,这像话吗像话吗?


看不下他俩的骚气互动,男人们纷纷穿起衣服离开。王耶啵心里想,你们还挺识趣,知道这是我俩的二人世界就都滚了,嗯,简直不要太懂事。


几分钟的空,二楼只剩下他们俩了。


肖战有点不明白,为啥这狗崽子一来别人就都走了,哦……也是,可能是刚刚雨下小了的原因,都着急回去。


王耶啵的小猪手摸上了他大腿,“唉,你腿上腿毛怎么没了啊,大白腿耶。”


“今天脱的毛,你没看见而已。”


“在哪脱的?”


“你睡觉的时候啊,还不知道谁中午睡得像猪咧,不对,你本来也就是一个猪。”


“喂,谁让你脱的啊,有腿毛挺好的。”


“隔一段时间就要脱啊,不脱难道留着织毛裤吗?”肖战哭笑不得,这小孩都是神秘想法啊哈哈哈哈哈,离谱。


“你毛也没有辣么多啊,我这脱了我摸什么啊?”


“我留着腿毛就为了让你摸?你好怪啊腿毛有什么好摸的。”


呜呜呜,明明很性感的嘛,王耶啵悄咪咪想。


“本来想跟你拿网上那个方法粘腿毛的结果,结果你就脱啦啊啊啊人家好伤心的。”


“那你就是谋杀我,”肖战无了个大语,“你敢那么个我分分钟给你找个女朋友。”


莫???女朋友,要命,他为什么总是能精准打击自己呢,他王一博不明白,为什么被拿捏得这么死,他想不通,想不通啊……


“算我求你,你哪怕再给我找个妈也别给我找女朋友了,不对,求你,说也不要说,我现在一听见女朋友三个字就过敏,求求宁了。”


“怕我给你找你还惹我,狗崽崽,少玩火哈。”哥哥笑着警告他。


“好吧,算你狠,不过呐往我身边塞女人我也不要,略略略。”


“那她可以天天骚扰你呀。”


“肖战你好像有病,都说了不要女人,你还老提,艹,人家不想离开你嘛……”


要问撒娇哪家强,河南洛阳找老王。撒娇撒到你稳稳当当怀疑人生。


哥哥在他奶膘上吻了一下他才满意了,嘿嘿,不宠他是假的,年上就这点好处。


“你比坚果还粘人,要不以后叫小猪咪行不行?”


(占山为王)把王某甜小朋友宠上天(9)



男人,唉,还是不要对男人抱太多幻想。啥玩意,看开就好看开就好。王一博疯狂自我安慰。


尽管如此王某人对哥哥还是很不满,明明他俩都是双向奔赴这没毛病,但是他对他这么不上心就离谱,不会是精神出轨了吧?


死渣男死渣男死渣男,某人先下定论,哥哥现在不在家,出去健身去了。你要问为什么不带他王一博,答案就是不带,死都不带!带了就不去,去了必不带。


莫非这是他嫌弃他烦人了?难道在健身房看上别的女……或者男人了?唉不对,健身房那点男人能有他好看?他又不是不挑食,不过,就怕万一。


王一博立马给乐乐发了个微信问他能不能去健身房监视一下哥哥,结果被果断拒绝。乐乐就说自己还有别的事情干,没那闲工夫帮他。


操,就连乐乐也靠不住了……他王一博真是丢死人了,自己的保镖都开始不听自己的话了……


乐乐在电话那头无奈地说:“我不是不想帮你,一博,你的老公你自己不把握你让我跟踪有什么用啊?”


“那问题我不放心啊。”


“你不放心有什么用你说,战战已经很熟悉我了,我跟踪他?亏你也想的出来,找谁也不能找我啊。”


“也是,”王一博瘪了气,“你说得对,老公是自己的,得自己搞。”


“你们都同居这么久了你还不放心他,你能不能从他那抽抽身啊王一博,你说说你,你这样怎么行。”


王一博沉默了一会:“你说我是不是很单纯的无理取闹,是不是太太幼稚了。”


“你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?”


“当然真话了,假话我不想听。”


乐乐忍不住笑出声:“你就是幼稚,宇宙第一幼稚。你俩那感情不是一天两天建成的,要是随随便便拆散的那还叫感情吗,那还叫爱吗?”


“好吧,谢谢你,我知道了。”


他正要挂电话,乐乐赶紧说了一句:“亲自去找他吧,面子在爱情面前根本不值一提。但是你得始终信任,明白吗?”


这一句话,堪称醍醐灌顶。


不得不说乐乐可太懂了,情感大师无疑,助攻是个好东西,尤其对于挺好面子的王一博来说,尤其需要这么个助攻。


感情这玩意,不是你主动就是我主动,主动才会有回应,才会有结果。


然后某人果然乖乖穿好衣服准备去找老公哈哈哈哈哈,他真是一会会也不想跟哥哥分开,分开一秒就浑身难受。


他居然还有点期待哥哥看见他的表情了,一定很精彩。嘻嘻嘻,给他一个小小的惊喜,不对,惊吓。


不过管他是啥呢,追人就完事儿了。


外头有些阴下来了,王一博在角落的柜子里找见那把骚气的黑色蕾丝伞。这伞是有次逛街他非要买的,说是好看,买完被哥哥追着骂了一路……买把好看的伞怎么了?买蕾丝相关就骚了?谁说有些东西是只能女人买的男人不能买?没人定这规矩啊……


无语,对他大无语。但是他不能说,不能抱怨,他生气了还得哄他,哄人才是真心累。大部分情况下王一博都是顺着他的,结果弄得他脾气越来越大了。


但是这伞他最终是没让步,买下来了,结果就跟妃子被打入冷宫了似的,一次也没有用过……因为家里伞太多了,主要肖战对这个伞太过抗拒,他说太骚了不是男人用的,谁用谁大娘炮。不仅如此,他还不让他用。


当时王一博还反驳:“你管大海的啊你,管这么宽。”


“你是我家里的人,我不管你我管谁啊,女生都不用那个好不好,出去给我丢人。”


“都二零二几年了你还这么封建,跟那个裹脚的小老太太似的。”王一博忍不住抱怨。


“我倒想说你裹脑了呢,王一博,你说说你现在的审美,越来越奇怪。”


“哪奇怪了,我现在已经够像个已婚妇男了,你不让我染发带耳钉我做到了,结果这个你还管我,肖战你就是管太宽了。”


“你可以不听我的,以后咱俩别……”


王某人吓得赶紧去捂他嘴巴:“别呀,这可不禁说啊,哥哥~你要对你的言论负责任,有些话说出来很不吉利我求你了。”


“这次就这样,没有下次了啊。”肖战使劲点了一下他额头,语气既无奈又偏宠,“我真是脑子有病才会喜欢你这个小娃娃,咱俩性格本来都不太合。”


“哪里哪里,明明就很互补,而且我哪小娃娃了,肖战你能不能别老cue我年龄,哎呦,不就比你小了几岁吗,你逮住就说。”


“我说的不对吗,王一博你可安静点,小东西。反正这伞我不在的时候你用也就算了,我在,你想也别想。”


问题人家家想跟你一起撑伞伞嘛……QAQ。


当然他是没胆子说出这句骚话的,就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呗,爱情的苦他不是第一次吃了。


他一点都不懂,无语,真的无语。


他王一博在网上都被人说老大爷了……操,这届网友都不是啥好东西。怎么就老大爷了,不就打扮传统了点,成熟了点。不过上次那个中老年人才戴的帽子他戴了,属实是草率了点儿。


本来他觉得自己那是新的潮流,然而……结结实实翻车了。


什么已婚人士,老大爷的帽子扣得他脑阔疼,人家都说什么,王一博以前多潮流多帅多酷啊,看看现在跟个老干部一样。


啊这,他本人不背这锅,全是因为有人管着他才,他才那什么的,怎么能怪他啊。哥哥一边说他年龄小一边又嘲笑他穿得老,这死男人,还不是全赖他啊。


当自己的对象又老又双标的时候,除了忍着,别的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
唉,糟透心的回忆结束,王一博还是揣着伞走出了单元楼门。好巧不巧,他刚下楼,小雨便开始滴滴答答地下。


王一博撑开伞,哪怕他不过穿了一身极为普通的黑色运动装,英气也丝毫未减。那把在别人看来女气的伞也变得有男人味起来,衬得他愈发贵气十足。


他勾唇而笑,这下,gie gie一定不会抗拒了吧,只是想想都觉得浪漫到冒粉红色泡泡呢……


牛还是姑苏蓝氏牛

有生之年系列——

搁网上就找见了一百多条……似乎每一条羡羡都触犯过。

不愧是你,夷陵老祖。

找时间一定全部写完orz

Q:【赠书活动】五彩斑斓的夜,可以有多美?三句话创作一个夜行故事。

烟雨冷夜,

世间繁华皆如短暂过往,

而我再难遇你。

【一生一世】爱情守恒




“时宜,好久不见。”


她刚刚摘下耳机,就看见那个满眼都是她的少年。


他于她而言,不论年纪,一直都是少年。


周生辰,你还是我的王,我深爱的男人。


哪怕我们以新的身份面对彼此。


我也会永远爱你。



海归化学教授,业内顶级配音员。


多好的一对璧人。


前世的记忆给时宜带来了太多甜蜜和痛苦,而现在,她要以新的身份开启全新的生活。


这个时代的他们,一定不会以悲剧结束。


时宜这么想的同时,周生辰直接一个吻落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。


喜欢一个人,眼神是藏不住的。恰如此时的周生辰,爱意简直要溢出漂亮的眼睛。前世他小心翼翼守护彼此的爱情,现在终于可以毫不顾忌地和她相爱。


相守于彼岸之海。


“时宜,”他深情脉脉,“嫁给我好吗。”


他这个陈述句……时宜忍不住笑了:“先让我看到你的诚意。”


周生辰很熟练地从衣服内衬摸出一枚天鹅绒戒指,套在她纤细地中指上。


“你觉得诚意有吗?”他一脸宠溺地看着未来媳妇。


“有,但是我也不能马上答应你啊,我要把我的一辈子交给你,怎么能草率答应呢?”


“行行行,媳妇说什么都对。这个只是开胃菜啦,到时候怎么不得给你买个大钻戒。”


“鸽子蛋那么大?”


“嗯,你喜欢什么买什么。”周大少实力宠妻,“我这一辈子就栽在你身上了,我还会省这点?”


“是啊,我们周生先生什么时候小气过?周生先生是最好的宝贝。”


时宜笑起来满是少女的娇憨,也正是他,把她宠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孩子。


要说她幼稚,那就是他干的。


“媳妇,”他说,“你夸我的时候我要比中了大奖还开心。”


接下来又是一个吻,现在的他们,比任何一对热恋的情侣都要甜蜜。


也是,两个人经历了太多风雨,正因为这样,他们俩不管遇到什么,都牢牢牵住对方的手。


“以前的事,你也还记得?”


“当然,这一世的周生辰会弥补上一世周生辰亏欠你的爱,时宜,你相信我。”


“我要是不信你,倒也不会这么爱了。还有,你不欠我的,你很好,我特别喜欢。”


你很好,我很喜欢。


在我心里,你永远是最为特别的存在。


“对了,你不跟我说一下你在国外遇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吗?遇到什么美女之类的,我很想听听。”


“媳妇你就知道套我话,”周生辰无奈,“美女挺多的,但是都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。”


“怎么说?”


“太奔放热情了我受不了,老外很开放的,我还去过墨西哥,那些女孩贴着喜欢的异性跳舞,就搞得很尴尬,孔雀开屏一样。”


“那确实,不过我觉得挺有意思。”


“有意思?你会这么想不愧是我挑的媳妇。”周生辰挺得意,自己家媳妇果然与众不同。


“年轻吗,年轻就应该做想做的事,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,你说是不是啊老公?”


时宜都这么说了,周生辰觉得,可能很快就能领证了。到时候自己也是有了红本本的人了。


成了有妇之夫,每天漂亮媳妇环绕在自己身边,想想就爽。


“好,那媳妇,我想领证了媳妇。”


周生辰撒起娇来特别像个小姑娘。


“当然,日子你自己定,都是你做主。”


“我不是大男子主义啊。”


“你不是,男主外女主内,默认的啦,咱俩之间不用计较这些,你主外的话我还可以省心一点。”


“好的,老婆大人,谢谢你。”


谢谢你,谢谢你爱我。


我也会爱你,永远。


上一世,我是周生辰,你是漼时宜。


这一世,你是时宜,我还是周生辰。


而有些东西始终不会变,我们还是我们,我们依旧是我们。
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